2011年11月22日  星期二 收藏首页|简体繁体

 

 

也说发达国家债务问题

秦宏

2011年11月14日08:23    来源:人民网-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

  • 打印
  • 网摘
  • 纠错
  • 商城
  • 分享到QQ空间
  • 分享
  • 推荐
  • 字号
    当前发达经济体政府债务高企,近来又状况频出,由不得让人步步惊心。但应看到,主要发达经济体债务的性质有所不同,我们还要心中有数。

  日本95%的国债由国内的金融机构和私人持有,是个典型的内债。日本政府债务高企和其人口老龄化问题有重要关系。日人口老龄化是日经济长期低迷重要原因之一,日政府不得不发行国债,从银行系统将民众储蓄借出来贴补家用,其过程倒也很像年纪大了花年轻时存的钱。当前日债务总额已超过GDP的200%,在所有发达经济体中是最高的。但日政府和银行关系密切,可将国债利率压至极低水平,日本人民还很勤奋,且日民间储蓄高达1000万亿日元,还有巨额海外投资收益,足以支撑相当长时间,这也是为什么日本债务问题状况最少的主要原因。虽然3月的大地震加剧日经济颓势,但无妨大局,至少短期内,还不必太担忧日本债务问题。

  欧债问题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主权债务问题。从欧元区角度看,失去了货币发行权的欧元区国家已不具备完全意义上的主权,且欧洲的债务主要以欧元形式存在,欧内部持有70%以上的债务,发生债务危机的也只是部分国家,因此欧债问题像是个内债问题,更具体地说像是个地方政府债务问题。欧元区债务总额只占GDP的85%,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是最低的,理当最容易处理,但欧元区成员国各怀心腹事,不能协调一致,拿出有力措施应对危机,总是在头疼医头脚疼医脚,疲于应付,导致危机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。其实当前欧洲的形势并非像表现出来的那么严重,欧洲才刚开始“轻度”地量化宽松,且以德国为首的核心国家经济和金融状况良好,有“兜底”能力,欧洲还有较大的回旋空间。欧洲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统一思想,行动起来,否则等到很晚才幡然醒悟,形势恐怕已恶化到不可控的地步,别人就是想帮也无力回天了。

  美元储备货币的地位使美债问题很像是“中央欠地方的钱”,但解决起来比较麻烦。美国既不像日本有积蓄,也不像欧洲有德国那样的定海神针,而自己又缺乏经济增长点,国内政治环境又不允许大搞增收节支,美难以通过自身努力来削减债务。美先后搞了两轮量化宽松,一方面印钞还债,一方面意在刺激经济复苏。但是美增发货币的做法推高了美通胀率,危及美经济复苏进程,并且有损美元信誉。在这种情况下美不得不采取释放石油储备、用金融衍生工具压低国债利率、扭转操作等一些奇思妙想来消除副作用,而且不敢再实施第三轮量化宽松。现在美经济形势迟迟不见好转,债务还在以每月1000亿美元的速度递增,可是美经济结构调整步履维艰,而货币刺激措施又投鼠忌器,真是进退两难。有时候最大的风险不在于风险本身,而是面对风险没有应对之策。如果美债形势急剧恶化,迫使美全面开动印钞机还债的话,全球经济将有可能因此进入全面通胀、银行升息、经济衰退的滞胀状态,这可是了不得、不得了的大事。所以我们希望美国能够拿出负责任的态度,充分挖掘自身潜力,通过自身努力来解决债务问题。

  (作者为国际问题专家)

    《 人民日报海外版 》( 2011年11月14日   第 01 版)
(责任编辑:陈兴来)

  • 打印
  • 网摘
  • 纠错
  • 商城
  • 分享
  • 推荐
  • 字号
手机读报,精彩随身,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,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。
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