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錄|注冊|收藏首頁|簡體|繁體
首頁|國內|國際|台灣|港澳|華人|評論|留學|創投|娛樂|文史|書畫|旅游|視頻|漢語|地方|論壇
海外網>>留學

畢業在法發展中國留學生: 為生活事業克服重重困難 

2012年02月29日09:47    來源:中國新聞網        字號:

據法國《歐洲時報周刊》報道,歐債危機下,法國失業率居高不下,移民政策緊縮,與此同時,中國的發展正蓬勃興旺,吸引了不少留學生回流。然而,仍有不少留學生為了事業、愛情,或是生活,願意克服重重困難,在學成之后留在法國。

法國勞動、就業部公布的數據顯示,2011年11月法國登記的失業率超過10%,達到1999年11月以來的新高。法國勞動、就業部部長克薩維埃·貝爾特朗在一份公報中指出,失業率的增長是歐債危機影響下法國經濟放緩所導致的直接后果。

另據《法蘭西論壇報》報道,在當前歐債危機形勢下,法國青年人入職薪酬平均僅1161歐元,儲蓄對法國年輕人來講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在經濟不景氣的背景下,尋找長期工作合同困難重重,57.3%的年輕人簽約短期工作。

而於此同時,中國正在朝氣蓬勃地發展,早在2010年,中國GDP便超越日本,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。據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公布的數據,2011年底城鎮登記就業率達到95.9%以上。自2010年9月底起已連續六個季度保持不變。

在這樣的全球經濟環境下,不少中國留學生選擇回流,然而,也有一批已學有所成的中國赴法留學生,為著種種理由,希望繼續留在經濟不斷衰退、失業率居高不下的法國發展。

適應了“法式”生活

2007年底來法國后,曉曉隻回了中國一次。“那是回去過年,一共待了3周,就累得要命,全都是在走親戚拜年,從此之后再也不想回國過年了。”曉曉說。

曉曉念的是法國傳統的高等商學院,學費高、教育質量好,文憑也是全球承認的。“但是中國國內都以為公立大學文憑含金量高,我們這種私立的文憑回去不怎麼受歡迎。”曉曉的家人已經幫她在中國打聽過工作情況,但不容樂觀,“反而是法國人都知道私立學校老師好、教學質量高,所以很容易就在(法國)這邊找到工作了”。

作為一個已經在法國生活了4年多的留學生,曉曉的經驗是:“要想回國,待個兩、三年就抓緊回去,不然就適應不了國內的生活了。”

她說,自己已經更習慣法國的生活,“比如在這邊買任何食品、牛奶都很放心,不用看保質期、不用挑品牌,不用特別留意新聞曝光,但是在國內的話這些都要操心,想起來就很可怕”。

中國另一個讓曉曉感到頭痛的問題就是錯綜復雜的人際關系。“(法國)這邊生活多簡單,按程序、法律辦事,按時交保險,生活就沒有任何問題。寂寞時就找朋友聚一聚。可是回國的話,每次辦事都要找熟人、扯關系,太麻煩了。”曉曉說。

但是,留下也不是那麼容易。2011年底開始,法國收緊了針對外國人居留問題的行政內部章程。巴黎上訴法院律師林亞鬆介紹,在此前后法國各省警察局拒絕了55%以上的外國人工作簽証申請。

曉曉的簽証申請遲遲得不到批准,在此期間公司為她交了不少新加的稅務。“事兒可多了,比如有一項要求是把我現在的職位放到警察局規定的官方招聘網站‘IMPE’上挂兩個月,招不到人的話才可以聘用我”。

眼看學生簽証快要到期,工作簽証又沒有消息,曉曉學校的老師為她出招——由曉曉的公司出錢讓她多上一年學,等政策寬鬆些再轉工簽。公司同意了,因為曉曉的業務表現很好,半年期間自己便拿下了幾百萬歐元的訂單。但是曉曉不是很滿意:“以前有法國同事也是邊上學邊工作,公司出學費的同時還給1000多歐元的工資。可他們現在隻給我300歐。”

但一時間也沒有更好的選擇,為了留在法國,曉曉隻好接受了這個有點苛刻的條件。“300歐交房租都不夠呢,每周還要工作四天。”曉曉抱怨。

“愛情讓我舍不得離開”

小輝來法國留學才兩年多一點,但已經跟她的法國男朋友交往兩年整了,兩人相處很融洽。“他喜歡東方女孩子的含蓄內斂,覺得我們比法國女性更有女人味。”小輝說,“我們在一起住了也有一段時間了,大家都有今后結婚的打算,談戀愛都談到這個地步了,怎麼可能說走就走。我們還商量過,如果我留不下來,他就跟我回中國。”

小輝的學生簽証在2011年底到期,她想找工作積累些經驗,因而就沒有繼續報考學校。但與此同時很多法國公司明確表示他們不准備招收外國員工,因為要額外繳稅,而且簽証不好辦理。跟男友協商之后,小輝決定簽署PACS協議,即合法同居協議,這樣就可以借助男友的法國籍獲得居留証。

“結婚我覺得還是有些冒險,畢竟我們的文化背景不一樣,如果以后有大的摩擦很難處理。我還是比較傳統的,甚至有點‘三從四德’的觀念,覺得離婚是很嚴重的問題,所以還是謹慎些好。”小輝說。

PACS的協議確實比結婚簡單,雙方財產各歸各有,解除合約也可以一封挂號信了事。但傳統的中國父母很難理解這種特殊的法律關系。小輝介紹:“我爸媽覺得,要不就結婚,要不就不結,簽這種協議算什麼呢?但他們尊重我的選擇……也是隔得這麼遠沒辦法吧。”

在法國,外國人辦理PACS的程序很繁瑣。如需要中國外交部認証的6個月內有效的出生公証、中國駐法領館開具的未婚証明、婚俗証明,巴黎最高法院出具的過往未簽署PACS協議的証明,還要出具無犯罪記錄証明、無血緣關系証明,並需要自己准備PACS協議書。

此外,由於小輝簽署PACS協議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取得居留証,這還需要他們出具已經共同居住一年以上的証明,比如共同的水電賬單,或者銀行地址。但是小輝和男朋友剛剛同居幾個月,共用水電單的時間不夠長,隻好先用臨時居留拖延一下,等時間夠了再去申請長期居留。

 

專業更適合在法國發展

曹小姐是2005年來法國學習珠寶設計的,全面考察之后,她認為自己的專業更適合在法國發展。“就全世界范圍說,奢侈品、時尚、設計類的專業當然是法國最好了。”她說。

“首先是專業技術,西方國家的珠寶設計更先進﹔再就是比起中國牌子來說,顧客們更信賴法國的品牌。”所以,曹小姐萌發了留在法國開公司的想法。

其實,剛開始,曹小姐是計劃以學生身份直接轉為商業居留的,但全面考察后得知她的設計師文憑屬於手工業者,即便是成功開了公司,也容易被警察局認為是專業與職業行為不匹配,很難拿到居留。咨詢律師后,曹小姐決定先轉成自由職業者身份,拿到居留証再作下一步打算。“我的公司已經開起來了,而且已經交了很多稅,但居留証就是申請不下來。律師說我的專業更容易拿到自由職業者的居留,而且自由職業者不妨礙商業經營,所以我就打算‘曲線救國’了。”曹小姐說。

曹小姐談到,自己申請商業居留難以通過,原因之一是准備文件時的一些疏漏,“當時是隨便找朋友寫的公司三年預算賬目以及可行性研究報告”。

林亞鬆律師介紹:“這兩項以及公司章程、管理人任命文件都是警察局要重點考察的,絕對不能馬虎其事。比如曾經有人為了省錢,請朋友做管理人,然后不付薪水,警察局考量時就認為他現在不付管理人薪水,以后就有可能不付給員工薪水,因而拒絕了他的居留申請。”

事實上,曹小姐剛決定轉成申請自由職業者身份,就收到了警察局的挂號信,稱拒絕她商業居留申請,並限期遣送出境。幸好在此期間曹小姐一直在與律師進行溝通,咨詢后她馬上上訴,要求警察局修改決定,同時提出了自己自由職業者的申請。

林亞鬆介紹,曹小姐的案例成功可能性還是很大的。因為她有兩個明顯優勢,一是已經有了碩士學歷。碩士以上學歷才可以取得自由職業者身份,這在法國已經是不成文的“潛規則”。其次是曹小姐的設計師文憑專業性很強,並且確實是法國的優勢項目。再就是曹小姐與律師一直保持溝通,一直按法律章程行事,少走了很多錯路和彎路。

健全的法制和社保體系,自由、平等、博愛的氛圍,以及濃郁的文化藝術氣息都是法蘭西的魅力所在。但是不斷衰退的經濟迫使法蘭西無法再像以往那樣好客。

林亞鬆介紹,外國人居留証的申請法律程序並沒有變化,但行政機關內部指導性章程更加嚴苛了。因而無論是學習、工作,還是商業、自由職業者居留的申請更不可抱著投機取巧的心理。“但是凡事總會有解決的辦法,實際情況並沒有那麼可怕,比如現在最難申請的工作居留,其實也只是比往年成功率少了5個左右百分點,這個波動范圍是正常的。”林亞鬆說。(李婧?)

(責任編輯:王棟)
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

視頻 >

  • 海外網宣傳片海外網宣傳片
  • 大型文獻紀錄片大型文獻紀錄片